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广泛增加另类资产配比以应对低利率对回报率

2018-09-22 13:07:59

广泛增加另类资产配比,以应对低利率对回报率的冲击

2016年,资产配置理念深入人心,引发高净值人群的广泛关注,被称为资产配置元年。

2016年12月,波斯顿咨询公司发布报告,对资产配置的发展趋势做出预测,强调另类资产和长期投资理念的重要性。

仅仅180天后,2017年7月,波斯顿咨询公司再次发布报告称,中国财富传承市场大幕已开启。

从另类资产投资、长期投资到财富传承,资产配置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中国已全面进入资产配置时代。

波斯顿咨询公司的报告指出,从整体来看,全球市场在过去五年体现出几个显著的趋势:一是另类资产持续加强;二是长期投资回归和升温;三是财富传承需求激增。

趋势一:广泛增加另类资产配比,以应对低利率对回报率的冲击

广义的另类投资主要指传统的公开市场证券之外的投资,基础资产标的包括非上市公司股权、房地产、基础设施和自然资源等。

金融危机之前,另类投资还只是少数先驱投资者的秘密武器。金融危机之后,随着利率持续下行,公开市场收益走低,大型机构投资者纷纷转向非公开市场寻求回报突破,对另类资产的配置比例呈现广泛加强的趋势。

目前,另类资产俨然成为了主流的资产配置策略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以主权基金为例,全球规模最大的十余家主权基金,无一例外均在另类资产有所布局。

从2015年数据来看,规模排名领先的大型主权基金中约有三分之二在另类资产的配置比例达到15%及以上。预期这一比例未来还会继续上升。

另类资产之所以受到青睐,是因为其能提供有别于传统公开市场资产的回报和风险特征。因此,增加另类的配比能改善整体投资组合的收益水平并增强回报的稳定性。

以私募股权基金为例,通过几组数据可以比较私募股权投资与上市股票投资的差异。

首先,长期来看私募股权能产生更为优异的平均回报。

其次,私募股权在市场发生极端波动时受到的冲击相对更小,价值损失更少。

再次,私募股权与二级市场的表现及经济周期的相关系数为负。

不难发现,越是面对波动大、低增长的环境,投资越应考虑将更多的比例配置在私募股权等另类资产中。

此外,私募股权基金还具有以下三个优点:

一是其市场化机制,能同聚投资界精英,特别是跟投制度(管理人跟投1%-5%)绑定了投资人和管理人利益,形成极为有效的激励和约束;

二是其深厚的社会资本,包括多年积累下来的投资经验、关系络、业界影响力等;

三是其管理价值,有专业团队开展投后管理。

除私募股权外,另类资产中的房地产、基础设施、自然资源等实体资产也能提供具有吸引力的回报。根据MSCI的IPD房地产指数,全球房地产过去5年、10年的平均回报率为9.2%和6.4%。

房地产对于投资组合的最大贡献并不在于投资回报率,而是这些实体资产能在较长时间内产生高度稳定、可持续的现金流,还具备保值性高、抗通胀能力强的特点。

趋势二:更加重视长期投资,资产荒下挖掘差异化的投资机会

长期投资者通常以5年以上,甚至年作为投资规划的单位区间,所关注的是完整期间内的整体表现,而非期间内个别年的表现。价值投资理念是实践长期投资的基石。

长期投资近年来呈现攀升趋势,主要表现为:

第一,更多配置于天然长期限的资产类型。

从全球范围来看,不仅是主权基金、养老基金和捐赠基金,甚至所受监管约束相对最强的保险资金,近年来都在不遗余力地追逐房地产、基础设施等实体资产。

房地产、基础设施的基础现金流特点决定了其持有期限天然就比较长。

第二,拉长投资标的持有期限。

对于部分资产类型,投资者的持有期限出现了延长,如私募股权基金。私募股权基金发展多年以来,基本无一例外都是5年、10年的协议期限,而近两年该期限实现了突破性延长。

长期投资受到重视,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大型机构投资者意识到在资产荒大背景下,长期投资能创造差异化优势,令其能触及更多元的投资机会以及在更佳的时点进退,从而获得更高的回报。

相较短期投资,长期投资策略具备以下特点,使其在当前环境下颇具吸引力:

(1)长期投资者可以承受更高的流动性风险和市场波动风险,而资产估值研究表明,这两类风险的增加都会伴随更高的回报。

(2)长期投资者有条件、有能力选择更好的买入和卖出时机。

(3)部分投资机会(尤其是那些基本面增长潜力大的机会)只有长期投资者才有优势充分把握,短期投资者难以进入或难以在短期内真正获利。

(4)长期投资者能从投后管理中获取更高的增值回报。

(5)长期投资的交易成本和组合管理成本可能更低。

二是实业界呼吁金融资本更多转型为长期投资者,成为实体经济发展真正的助推器。

金融资本的股权直接投资是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核心主力之一。

研究表明,投资期较短的投资者会给企业带来不必要的短期压力,甚至制造扭曲的激励,导致企业经营决策层做出背离企业长期发展的决定,降低企业创造可持续经营效益的能力。

趋势三:财富传承需求持续增强

未来五年,中国步入财富传承期的高净值客户家庭(年龄超过50岁且家庭可投资金融资产在3000万以上)将增长至22万户,拥有的总可投资金融资产超过20万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还未包括可能数倍于此的投资不动产和企业股权。

家族企业和财富的传承已成为迫在眉睫的议题。

中国创富一代经历了独特的时代变迁,有其独特性和复杂性。

第一,家业不分,权属不清。

中国的第一代企业家多是白手起家,在企业发展初始阶段,往往举全部身家投入经营,企业资产和家庭资产混合在一起,中国企业家从心态上也未将企业和家业进行明确分离。

第二,家事复杂,重视隐私。

中国高净值人群经历了时代和家庭财富的快速变化,容易出现一些家庭关系问题,并引发财富分配矛盾。

第三,代际差异日渐明显。

中国高净值人群的财富传承是从创一代到富二代,加上时代剧烈变迁,两代人的成长环境、生活阅历、个人兴趣都有非常大的不同,对于家族企业和财富管理的方式和未来规划容易产生分歧。

第四,海外存量财富安排。

对于已经移民国外或在海外有资产布局的超高净值家庭而言,财富传承还面临不同国家/地区法律监管政策的挑战,甚至可能需要缴纳多重税务,或面临之前所做财富传承安排不被法律认可的不确定性。

与一般的财富管理相比,财富传承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到复杂的法律、税务和家庭关系安排,总结起来可以归纳为风险隔离、基业永续、家财稳固和个性化传承四大根本性需求。

需求一:风险隔离。

核心是需要确保传承资产的合法性和独立性。由于家业不分、家庭关系复杂、个人隐性负债等问题,中国高净值人士在进行财富传承安排时,风险隔离是最基本的需求,需要在个人、家庭、企业和其他利益相关方之间建立起防火墙机制。

财富传承的顶层设计和工具选择将直接影响风险隔离的有效性。

需求二:基业永续。

核心是通过企业所有权、经营权、受益权的合理安排最大程度实现企业平稳过渡和家族持续受益。

企业接班问题是民营企业家关心的核心问题

广泛增加另类资产配比以应对低利率对回报率

,子女的接班意愿、接班能力和复杂家庭关系等都会给企业传承安排带来挑战。

需求三:家财稳固。

核心是已积累财富的长期稳定增值。在财富积累期,中国的高净值人士习惯于追逐高收益。但是当财富管理的主要目的从创富转向守富和传富时,财富管理的理念需要转变。

一方面,需要树立中长期投资的理念,调整对回报和波动率的预期。另一方面,财富的代际传承也伴随着资产配置不断多元化和分散化的过程,需要更加重视大类资产配置。

需求四:个性化传承。

核心是满足高净值客户个性化的财富传承意愿。中国人极为重视血缘亲情,许多高净值人士财富传承的目的不仅是要保障子孙后代生活无忧,更希望后辈品行正直,有所成就。

因此,在财富传承中,往往需要通过设计财富分配条款,在保证子女基本生活的同时,激励或规范继承人的行为。

报告指出,由于财富传承需求的复杂性,高净值家庭在家族财富传承的过程中,需要依赖专业机构提供高度定制化和综合化的解决方案。

把家族信托的结构打造好、搭建好,把家族信托中的投资做好,回报是完全能够支持富过三代,甚至富及永远的。宜信财富也长期坚持这一理念,致力于打造精品服务。

在资产配置时代,宜信财富在深入挖掘高净值人士的五大核心需求投资、传承、学习、生活、公益后,提出了资产配置黄金三原则。

具体来说,三原则首先是跨地域国别配置,即不能够仅仅是中国市场,而一定是放眼全球市场。

其次是跨资产类别配置,那就不能偏科,一定是有固定预期年化收益理财、短期、中期的基金投资,长期的资本市场、二级市场投资,还有保障类的保险产品。

第三,用母基金(FOF)形式超配另类资产。

唐宁曾指出,对于超高净值人士来说,家族信托是必选的一种方式,是标配。

这些策略与波士顿咨询的报告不谋而合,为高净值人群在经济新常态下配置资产提供了有力支撑。

资产配置时代在不断向前推进,谁能紧跟时代的步伐,谁就能斩获更多。号角已经吹响,迎头赶上正当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