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港股

铜陵有色韦江宏坠亡迷雾重重46亿定增或蒙

2018-10-17 16:04:08

铜陵有色韦江宏坠亡迷雾重重 46亿定增或蒙阴影

千亿铜陵有色掌门人韦江宏坠亡迷雾重重

纪委提前介入46亿定增蒙阴影

“对上市公司来讲,而且是具有政府背景的上市公司,具有完善的公司结构,公司高层的‘意外’并不会给企业带来多大的震动,从股价上看,铜陵有色表现非常地平稳,也反映了这一点。”

自铜陵有色董事长韦江宏坠楼身亡至今已过去10多天了,由他坠楼所带来震惊和骚动也在持续之中。

作为土生土长的安徽人,安徽省内最大国有企业铜陵有色金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铜陵有色集团)的掌门人,韦江宏地位举足轻重,他的非正常死亡引发了安徽政商两界的热议,也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强烈关注。

然而,对于韦江宏坠亡的真实原因

铜陵有色韦江宏坠亡迷雾重重46亿定增或蒙

,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依据官方的说法,韦江宏是工作压力大而跳楼自杀的,不过,另一种关于韦江宏坠亡涉及腐败的说法,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悄然传开。

从某种意义上说,铜陵有色已经深深地打上了韦江宏的烙印。自1982年以来,他已经在铜陵有色集团工作了32年,正式掌舵铜陵有色集团的时间也长达7年。

掌舵人猝然身亡之后,铜陵有色这艘千亿航母未来驶向何方?

千亿铜企掌门人坠楼之谜

自韦江宏坠楼身亡至今已过去10多天了,但是坠亡的真实原因依然迷雾重重。

6月24日晚,铜陵有色()发布重大事项公告称,2014年6月24日上午11时23分,公司董事长韦江宏坠楼身亡,具体原因有关部门正在调查中。依据《公司章程》规定,指定公司副董事长杨军代行董事长职责。次日,铜陵有色股价随即大跌4.4%。

韦江宏的坠亡,引发了安徽政商高层巨震。要知道,无论是铜陵有色集团,还是韦江宏,在安徽的地位都堪称举足轻重。

公开资料显示,铜陵有色集团现为全国300家重点扶持和安徽省重点培育的大型企业集团之一。2013年实现销售收入1221亿元,为安徽省首家千亿元企业,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111位、中国制造业500强第38位。

目前,韦江宏担任铜陵有色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以及铜陵有色集团旗下上市公司铜陵有色董事长。此外,他还有着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等显赫的身份。

6月25日,铜陵有色引用了铜陵市公安局官方站的消息称,公司董事长韦江宏坠楼身亡一事,“经公安部门现场勘查、视频取证、走访相关人员,结合死者遗书综合分析,初步判断韦江宏系工作压力大、长期失眠、精神负担过重导致坠楼自杀身亡”。

不可否认,作为安徽最大的省属企业和第一个产值超千亿的企业的掌舵人,韦江宏身上的担子并不轻。

财报显示,铜陵有色业绩已经出现连年滑坡,净利润从2011年的14.32亿元下滑至2013年的5.73亿元,两年内下滑超过六成;2014年一季度,公司继续增收不增利,营收同比微增7.49%,但净利润同比下滑超过三成。

此外,铜陵有色及其下属公司的环保问题也曾多次被媒体曝光。2014年4月24日,安徽发布报道称,铜陵有色下属金昌冶炼厂因废气污染被环保部查处。

一位铜陵有色内部人士表示,韦江宏虽然权高位重,但基层的成长经历,让他始终保持了平易近人的心态,没什么架子,也只在工作之内的范畴与人发火;此外,韦江宏还是个“工作狂”,对工作很较真。在该人士看来,如果韦江宏自杀,这方面的压力可能是主要原因。

然而,因工作压力大而自杀的说法,引起许多人的怀疑。多名接触过韦江宏的人士表示,韦江宏性格开朗,积极乐观,果敢有主见,“抑郁症”等绝无可能粘身。另外一个疑问是,既然他工作压力大,为什么不辞职,却要通过自杀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解脱呢?

于是,在官方的说法之外,坊间对于韦江宏坠楼的原因猜测不断,有传言称韦江宏可能是因为中央严查腐败而畏罪自杀,还有传言说,坠楼原因可能牵涉铜陵有色前几年在内蒙古赤峰重组收购的两家矿业公司,国维矿业和金剑铜业。

公开资料显示,国维矿业由铜陵有色集团与赤峰国维矿业有限公司重组而成,主营铜矿开采,据媒体报道,国维矿业目前已经关闭,原因是开采铜品位与评估报告不符,实际达不到开采品位,而此前主导上述重组的人正是韦江宏。2012年12月,铜陵有色转让了4年前高价收购的金剑铜业部分股权,试图甩掉这个亏损的包袱。

涉腐疑云难消

值得注意的是,铜陵有色所在的安徽省是2013年中央第二轮巡视地区,中央巡视组曾指出安徽存在的五大问题,其中包括矿产资源、工程建设等领域需要规范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用权行为,规范行政自由裁量权行使。这一切,是否指向铜陵有色集团以及公司董事长韦江宏,值得拷问。

知情人士透露,坠楼前半个月,韦江宏或已被纪委方面限制行动。在两个月之前安徽省委已经展开对铜陵有色的调查,中央纪委于半个月之前介入调查。此前,铜陵有色下属子公司赤峰国维矿业的总经理被“调”到北京学习,实则是接受纪委调查。

尽管上述消息目前还无法确认,不过在2014年6月13日之后,也即坠楼前11天,韦江宏就突然“消失”了,却是不争的事实。

6月13日,韦江宏还曾接受媒体采访,表示铜陵有色的改革方向是引进战略合作者,并要实现整体上市。此后,他就淡出了公众的视线。

6月18日,安徽省国有企业改革专题调研组到铜陵有色集团调研,铜陵市副市长黄化锋陪同调研,而铜陵有色进行陪同的仅仅是集团副总经理龚华东。

6月21日,安徽省财政厅党组书记、厅长罗建国一行来铜陵有色集团调研,包括铜陵市市委书记宋国权等都陪同调研,而铜陵有色集团仅仅是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杨军陪同,丝毫不见“一把手”韦江宏的身影。

然而,面对上述种种质疑,铜陵有色集团以及当地政府方面,始终以逃避的态度来回应。

理财周报欲就韦江宏坠亡一事及其影响等问题,致电铜陵有色董秘吴和平,但是其公开始终无人接听。随后联系到铜陵有色董事吴国忠以及铜陵市政府第一副秘书长夏成章,二人均拒绝对此置评。

此外,还试图采访韦江宏的妻子、铜冠金源期货有限公司铜陵营业部经理黄蓓,不过,该营业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她这几天都不在办公室。现在肯定不方便,希望你能理解。”

实际上,自2014年以来已经有多名国企高层因各种原因身亡。5月18日,被立案侦查的三精制药董事长刘占滨从逊克县医院三楼跃出,坠地身亡;4月19日,北方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天津市政协常委刘惠文被发现在其家中自杀身亡;1月4日,中国中铁总白中仁在家中跳楼自杀……

考虑上述事件,市场对于韦江宏坠亡的猜疑更加强烈。

46亿定增或蒙阴影,集团力挺

作为安徽省规模最大的企业和第一家产值超千亿的省属企业,其“一把手”的非正常死亡引发了公众的种种猜测,并且这些猜测还在持续发酵和散播。而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更加关注的是,这位“技术派”地方国企掌舵者的离世,会给上市公司铜陵有色带来什么?

公开资料显示,韦江宏生于1962年3月,1982年从沈阳黄金学院毕业后进入铜陵有色工作,先是在集团下属的金口岭铜矿,从技术员一直做到矿长。1998年调至铜陵有色金属(集团)公司(铜陵有色集团前身),历任副经理兼经贸部主任、副经理、总经理等职。2003年4月任铜陵有色集团总经理、党委副书记。2007年起,韦江宏担任铜陵有色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

也正是从2007年开始,铜陵有色进入跨越式发展阶段。当年9月,铜陵有色收购集团公司下属企业与铜主业相关的七项资产,并实现铜主业的整体上市。

2010年起韦江宏任铜陵有色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2012年起兼任铜陵有色董事长。

算起来,韦江宏在铜陵有色集团工作已达32年,担任铜陵有色集团掌门人的时间也超过7年,可以这样说,铜陵有色在许多方面已经深深地打上了韦氏烙印。

市场担心的是,这样一位掌舵人离开后,铜陵有色这艘千亿航母将驶向何方?

“对上市公司来讲,而且是具有政府背景的上市公司,具有完善的公司结构,公司高层的‘意外’并不会给企业带来多大的震动,从股价上看,铜陵有色表现非常地平稳,也反映了这一点。”富宝铜分析师雷连华表示。

在二级市场上,自坠亡消息公布次日大跌4.4%以后,铜陵有色股价已有所反弹,截至7月4日,其股价收于9.27元,较消息公布前一天下跌0.54%。

上海一名有色金属行业分析师也认为,韦江宏坠亡事件,对于铜陵有色的经营情况影响可能并不大,因为董事长主要是负责战略性方面的,一些具体的运营还是总经理在做,对公司经营的影响短期内还看不到。不过,他认为这次事件可能会给公司正在进行的定增带来不利影响。

早在2012年11月,铜陵有色就发布定增预案,拟以16.45元/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80亿股,募集资金总额约45.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之后全部用于收购庐江矿业100%股权、收购铜冠冶化经营性资产、铜陵有色铜冶炼工艺技术升级改造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4个项目。

后来由于铜行业不景气,铜陵有色的股价大幅下跌,定增方案几经调整。2014年1月,发行底价下降到9.16元/股,发行股票数量上限也调整为5.02亿股。4月14日,铜陵有色才拿到证监会的发行批文。但是,由于此后股价与增发价倒挂等原因,增发迟迟没有实行。根据证监会的批文,此次增发方案的有效期截止到10月14日,距今仅剩3个月的时间。

前述上海有色金属行业分析师向理财周报表示:“铜陵有色的定增于4月份拿到批文,半年的期限现在过了两个月了,压力还是比较大的。董事长刚刚出事,很多投资者担心铜陵有色前期会不会有一些风险点没有注意到,在董事长去世后会不会爆出来,参加定增的机构也会有这个担心。虽然现在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但是投资者心里还是会有阴影的。”

理财周报注意到,目前铜陵有色集团已对外放出消息称,要力挺铜陵有色的增发,似乎是为了消除投资者的担心。

7月3日,有媒体爆料称,铜陵有色集团最近发文要“维稳”,具体内容主要包括:确保生产安全,环保不出问题;确保年初指定的生产任务按时完成;确保职工收入不下降;确保重点工作的完成。有接近铜陵有色的人士认为,此前媒体担心处于风口浪尖的铜陵有色增发事项或会失败,这对新领导班子也是一次巨大的挑战,而集团维稳所指的重点工作包括公司增发事项。

7月4日,理财周报登陆铜陵有色集团官,发现上述“铜陵有色增发项目或获集团力挺”的消息赫然在列,进一步证明了该消息的可靠性。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