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股

史上最大股指空单入场

2019-02-26 18:09:12

史上最大股指空单入场

作为标准蓝筹的银行股没能带量配合,指数上攻不利实在是情理之中。回调作长时间震荡调整、完成筹码归边再起行情才更具备“群众基础”。目前的行情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本周继续邀请张强做客栏目。请他解读机构空单持仓破历史纪录这个新现象。

前期空头加码入市

《红周刊》:上期您说到股指持仓显示市场趋谨慎,这周就跌成这样。有点神奇,所以请您再回来商讨一下。

张强:关于持仓,因为大多数股民朋友没什么了解,再简单解释一下。股指期货出现后,持股的交易者在他们认为大盘有系统性下跌风险时,可以选择卖出股指对冲,而非直接卖掉现货。现在国内这样做的一般都是大的机构投资者。故而我们在上周聊到,在上月22日之后的几个交易日里,机构认为指数上行趋势明显,将大量原先对冲的空单平掉,使得股指第一次实现前20家公司多空持仓基本持平的情况。

一般我们并不鼓励投资人去分析持仓结构,因为容易造成困扰。但上面聊到的情况是股指期货设立以来第一次遇到的情况,有其特殊性,故值得参考。上周,短暂的多空平衡再次回归到空头占优的“正常”状态下,可以理解为“市场趋谨慎”的一种表现。

《红周刊》:周三的跳水怎么理解,有人认为是总理讲话造成的利空?

张强:中央本来也没放松过对地产的调控,总理只是再次强调,与其说是利空,不如说是某些人的预期落空。

从我们期货专业的角度来看,周三的大跌是前期空头再度入市做空在盘面的反应。这周持仓结构又发生了剧烈的变动。周三,借主力合约移仓之际,以中证期货、国泰君安以及海通为代表的期货公司加大了空头仓位,且力度“空前”。举例来说,中证期货反弹前隔夜空单正常在5000手左右,突破楔形上边后减至约3000手的历史低位,但在目前的IF1204合约中,它的空单持有量达到创纪录的9000余手。其他几家有现货背景的期货公司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这表明机构选择在两会结束的当日加大了对其现货部分的对冲力度。打个比方,原先他们对价值一亿元的股票投保五千万元,现在保额加大到八千万了,就这么个概念。

《红周刊》:周三大跌是主力拼命追空的结果?

张强:依我看并不是这样。除了两会结束,机构选择周三加仓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天正好是移仓的日子。保值机构一般倾向于选择移仓日来做比较大的仓位增减,这样会减小交易成本。比如这次选择在移仓日加仓,加完之后,就可以放一个月时间不去动它。如果提前几天加仓,下月合约没有这么大承接量,加在主力合约中过不了几天又得移。

但机构一般并不会在急跌的时候急加仓。依我的经验来说,加空单的动作是从周三开盘就开始了。上午多头还沉浸在即将突破的憧憬中,不断地买入。空头正好趁机加仓,直到下午,多头无论怎么买也无法推动指数上行

史上最大股指空单入场

,反而跟随现货向下。当达到某一临界点时,日内的投机多头必须止损出局,从而造成越跌越平、越平越跌的连锁反应,股指一泻千里。

暂当正常调整对待

《红周刊》:机构如此加空说明反弹已经夭折了?

张强:不能这样理解。持仓只能作为行情的参考,不能代表行情本身。行情是否夭折,还是要看我们上周说的那些标准。如果在2500点一线没能有效止跌并反身向下,才能判定行情夭折。目前看,还是正常的反弹后回撤,只是持仓告诉我们需要更加谨慎一些。相反,从纯技术的角度讲如果周三向上突破,反而不好做多,因为从技术上找不到目标位,期指突破2700点离前期平台2800点只有100点空间,也只能是短线操作。如果现在调整下来再上,形成头肩再向上突破,空间反而大了很多。

《红周刊》:如果行情再涨到大阴线的中段以上,这些机构空单就会因为担心上涨而平仓?

张强:现在涨上去,平仓的只是投机性多单。对于机构客户,不会因为几十点的变化轻易改变观点。短期看来,指数除非直接涨过2800点,才会动摇他们的持空信心。不完成形态,指数易跌难涨的情况很难改变。

这也带给我们另一个启示,对于像周三这样,“大形态内的小形态突破”,风险与收益不成正比,把握的时候千万多留神,尽量避免因小失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