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新周期激辩未止机构称经济已现实质性变化

2018-11-24 17:26:12

"新周期"激辩未止 机构称经济已现 实质性变化

“如果超越两三个季度来看问题,忽略这种非常短期的需求下行的话,我们应该看到经济中已经出现了一些实质性的变化、一些非常关键的变量在边际上正在发生非常重要的变化,值得认真思考和对待。”高善文表示]

“如果看两到三个季度,短期需求下行仍然是一个概率偏大的事件。如果超越两三个季度来看问题,忽略这种非常短期的需求下行的话,我们应该看到经济中已经出现了一些实质性的变化、一些非常关键的变量在边际上正在发生非常重要的变化,值得认真思考和对待。”高善文在8月26日的“2017北京大学全球金融论坛”上表示。

在此次论坛”上,关于经济新周期是否到来,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曹远征、华泰证券研究所所长陆挺、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等多位嘉宾再度展开激辩。

陆挺在题为“新常态下的旧周期”演讲中提到,经济都是有波动的,波动时的轴线也就是趋势线如果发生了变化才是新周期。在讨论短期波动的时候确信经济在顶点附近;如果谈趋势的问题,则需保留一份谨慎。

“新周期”究竟指什么?

对新周期这一概念最笃定的莫过于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8月20日,任泽平再度喊话,“从业17年,我从未像今天这样深信:中国经济正站在新周期起点。”

对于任泽平所提到的市场出清带来的新周期,不少研究观点反驳道,供给侧改革带来的变化并不能称得上是真正地“出清”。任泽平则回应称:“化工、造纸、玻璃、水泥、有色,不是靠政策推动,而是行业自发地出清,这是一种不可逆的趋势,对企业业绩的提振有很强的持续性。”

对“新周期”概念的混淆,也是大部分研究观点不支持“新周期”的原因所在。所谓的新周期,究竟是一个新的周期从复苏走向萧条的开始?还是由于技术和改革形成的一个新的潜在增长率?

业界对新周期的质疑还有两方面。第一,从产能周期的角度,是否确信能带来经济增长的持续复苏?经济增速是否已经接近乃至过了高点?过剩行业出清之后为什么还有大量投资?这个所谓的“新周期”是否是一个一放就乱的循环?

第二,纯粹从经济波动的角度,当前的需求改善是否可持续?房地产和基建投资的复苏是否会很快下行?民间投资尤其是制造业是否会改善?

陆挺在论坛上表示:“我们可以看到这一轮的经济增长背后的动因是多样的,当前经济呈现出来的一些变化是波动而不是周期。”

陆挺还对中国经济复苏背后的因素进行了逐一分析。首先,出口从去年负8%的增长到今年正8%的增长,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将近1.5个百分点。相对于去年而言,增长的背后有出口的因素,这背后与人民币贬值和欧美经济一定程度的复苏有关;第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导致房地产去库存;第三是基础设施投资方面,上半年公路投资大概有29%的增长;最后,一些耐用消费品有一些小周期,的确也助涨了这样的波动。

陆挺总结道,在讨论短期波动的时候,我们比较确信经济在顶点附近;如果谈趋势的问题,则需保留一份谨慎。

产能周期与“朱格拉周期”

“我们分析的周期叫产能周期,它的维度大约6~11年。对我们投资影响最多的主要是库存周期和产能周期,一个是短周期,一个是中周期,一般来说,一个产能周期包含三个左右的库存周期,库存周期主要影响短期波动,产能周期主要影响中期趋势。”任泽平认为,改革开放以后,大致经历了四轮产能周期。2017年前后,正站在第五轮产能周期的起点上。

任泽平表示

新周期激辩未止机构称经济已现实质性变化

,第三轮产能周期始于2001年前后,在2007年进入下滑期,2008年金融危机本来是应该进行产能出清的,但是因为推出4万亿刺激,所以进一步堆积了产能过剩,产能出清被推迟了。随后2011年进入产能投放尾声,在2012年以后才步入漫长的产能出清。可以看到在2012年到2016年,由于产能过剩、需求低迷,中国经济经历了长达54个月的通缩,所以这时候大量弱势中小企业退出,落后产能淘汰,市场在2012年以后已经自发地开始出清。

同样被业界热议的,还有“朱格拉周期”。

广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郭磊表示,目前口号化去谈“新周期”是一种概念误导,其实没有什么“新周期”,确切的概念是新一轮“朱格拉周期”。他认为,全面反驳“新周期”是一种逻辑混淆,周期的本意只是一种均值回复。

所谓的“朱格拉周期”,是指设备更替和资本投资驱动周期,时间维度通常在6~11年。郭磊认为,“产能周期”的说法近似正确,但似乎并不完整,因为一轮朱格拉周期触底,变化的不仅仅是产能,而是包括名义增速、产能利用率和微观杠杆率,三者构成一轮ROE周期和资本开支周期的拆解。

关于朱格拉周期的看法,业界也存在争议,天风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宋雪涛认为,“朱格拉周期”似乎被神化了。

宋雪涛表示,朱格拉周期是一个产业的投资周期,而不是一家企业的商业周期。企业是否开启产能投资需要考虑现有产能、未来需求和并购对扩张的替代性,而不仅仅是集中度提升、产能利用率提升、利润改善。朱格拉周期是个产业问题,产业周期的现实是新旧分化的,宏观层面看朱格拉周期是隔靴搔痒,用十年的朱格拉周期进行短期的择时投资策略更是“用大炮打蚊子”。

宋雪涛还在报告中提到,朱格拉周期本质是产业周期,每次朱格拉周期的开启都对应着一个系统性投资机会。朱格拉周期总会开启,但这个十年的系统性机会不会在地产—基建这些老模式驱动的旧经济上。

系统性机会与边际变化

基建、地产这些老模式如果无法提供新的动能,那么,这种系统性机会和持续性动能到底在哪里?

对于这个问题,曹远征在“2017北大全球金融论坛上”分析到,未来几年中国经济的“老常态”还不会完全丧失动力,新常态动力还不足,经济很可能没有什么太大的亮色。但是,有四个方向出现了积极的变化,这四个方向也预示着中国新产业的出现,也是做金融投资所应当关注的方向。

曹远征认为,第一个是居民收入,中国居民收入自2009年以后开始调头向上,但是去年三季度城镇居民的收入略低于GDP,而农村居民收入在过去将近十年中间通常以10%的速度增长,带来的消费需求也很庞大。曹远征认为,农民现在的消费行为类似于上世纪90年代城市居民,跟农民相关的行业应该是上世纪看好的行业。

第二个则是研发经费的提升,随着中国劳动成本的提高,企业更加需要机器替代劳动,中国是机器人销售最大的国际市场。

第三是服务业,2013年服务业已经成为了中国第一大产业,现在占比已经超过了51%,在2020年会轻松超过55%,而且不再是低端服务业,而是高端服务业。

第四,过去沿海发达地区、西部落后地区的局面将会发生变化,近几年经济增长最快的是西部,还不仅仅是经济增长速度快,它有着技术进步,目前中国最好的纺织技术出现在新疆,贵阳变成了云计算、大数据的集中地。

曹远征认为,总体来看,用需求来描述周期,看来不存在新周期。一个是出口比过去两年是有好转,但是全球经济是否还会保持目前的水平增长并不确定。第二,7月份消费增速并没有像期望的上升,需求是比较微弱的。

高善文则在论坛上表示,如果看两到三个季度,短期需求下行仍然是一个概率偏大的事件。但如果超越两三个季度来看问题,忽略这种非常短期的需求下行的话,应该看到经济中已经出现了一些实质性的变化,一些非常关键的变量在边际上正在发生非常重要的变化,值得认真思考和对待。

“无可否认的是,目前经济中一些极其重要的领域,已经出现了一些过去几年没有的但影响全局的现象,这些现象在边际上发生极其重要的变化。”高善文表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