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保险

中钢陷快速扩张泥潭元气大伤国资委进驻帮扶

2018-08-19 20:33:31

中钢陷快速扩张泥潭元气大伤 国资委进驻帮扶

世界500强央企中国中钢集团(下称中钢)正展开一场积极自救,然而,沉疴难愈。

本报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近日,国资委已专门成立帮扶小组进驻中钢。国资委相关人士在接受本报咨询时表示,帮扶小组的目的是与现任管理团队一起,重新找到促使中钢焕发“青春”的药方。

国资委上述人士认为,钢铁业目前形势不好,作为为钢铁业提供服务的中钢,必然受到影响。然而,不可回避的是,快速扩张给中钢带来了昨日辉煌,也将自己推入不能自拔的困局。

仅就规模而言,中钢曾创造了一家央企迅速成长的神话这家2003年总资产近100亿元的钢铁贸易央企,2010年的总资产已膨胀至超过1800亿元。

去年5月,随着中钢一系列问题逐渐浮出水面,前中钢总裁黄天文被国资委免职。此后,新任中钢总经理贾宝军立即将公司整体战略由快速扩张转变为以结构调整及提升盈利能力为主。

一位接近中钢管理层的人士告诉本报,目前,中钢已大幅削减资金占用量较大的业务,清理高库存,并撤销运作整体上市项目的“长江”办公室。

不过,“中钢的问题很复杂,也比较严重,短期内很难提升盈利能力。”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表示。

压缩业务

贾宝军上任后,立即对中钢业务展开重新梳理,为理清各方投资关系,中钢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压缩了其业务规模。

本报获得的数据显示,一季度,中钢旗下上市平台中钢股份(囊括了中钢绝大部分资产)销售收入约370亿元,同比下降15%。

中钢业务庞杂,旗下子企业包括中钢贸易有限公司,经营铁矿石、镍矿、萤石、铝矾土、稀土等;中钢炉料有限公司,经营铬矿、锰矿、铁合金、生铁等炼钢原材料;中钢钢铁有限公司,经营钢材、钢坯;中钢国际货运有限公司,从事中钢范围内贸易产品的国际货运业务。

此外,中钢股份还拥有中钢集团新加坡有限公司、中钢集团德国有限公司、中钢集团上海有限公司、中钢集团四川有限公司、中钢集团广东有限公司等14 家海内外子公司从事区域贸易业务。

知情人士称,目前,中钢大部分业务处于亏损状态。其中,亏损最严重为中钢炉料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存货高企,并且存货价格大跌。

中钢的贸易产品主要取决于钢铁行业的产销状况,其价格波动将会增加公司存货、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周转情况的不确定性,一旦主要贸易产品价格下降,将会对公司现金流造成不利影响。

知情人士称,中钢恰恰是在市场价格高点买入大量贸易产品,但大部分产品价格目前大幅下跌。

中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本报,针对炉料公司存货问题,去年下半年,中钢对库存进行了进一步精细化管理,由于要求采购和销售能够根据市场需求进行调节,于是削减了一部分产品的采购量。

例如,自去年6月开始,中钢铁矿石进口量骤降。数据显示,2011年,中钢铁矿石进口量同比下降近40%。

不过,中钢的存货问题并无太大改善,并由于市场价格难有起色,亏损几成定局。本报获得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中钢炉料存货、应收账款、预付账款总额超过500亿元,在总资产中的比重依然超过50%。

存货短期内也许还有变现的机会,而在建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则面临“要么烂尾、要么继续投钱”的两难处境。

中钢的滨海镍业项目是典型的例子。滨海镍业项目固定资产预计总投资12

中钢陷快速扩张泥潭元气大伤国资委进驻帮扶

.36亿元,目前累计已投入资金0.63亿元。不仅如此,该项目还面临“投产即亏损”、“尚未投产、就已亏损”的尴尬境地,亏损金额已达数十亿元。

中钢的财务报表显示,中钢在建及拟建项目的计划总投资金额超过50亿元,累计已投入金额超过30亿元。但相对于中钢现有的盈利和现金流水平,固定资产投资几乎无以为继。

针对上述情况,中钢4月20日晚间回应称,亏损表述并不准确。“2011年中钢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正,今年一季度中钢经营是盈利的。”中钢相关负责人称。

缓解占款问题

相对于存货问题,中钢的民营合作企业占用公司资金的问题目前已得到改善。

自2007年以来,通过收取预付货款及代垫工程款等方式,民营合作企业山西中宇钢铁有限公司(下称山西中宇)及邯郸纵横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纵横钢铁)不断占用中钢巨额资金,导致中钢几近资金链断裂。

去年5月,随着中钢人事变更,在国资委的督促下,中钢成立了专项小组解决资金占用问题。目前,中钢资金占用规模已从高峰时期的120亿元大幅下降。

去年下半年,中钢已与民营企业山西立恒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就山西中宇达成托管协议,停产一年多的山西中宇于2011年11月5日复产。知情人士向本报透露,山西中宇所欠中钢40多亿将通过山西立恒钢铁以削债方式偿还,原来40多亿的债务削减成约10亿元,立恒钢铁先付给中钢1亿元,剩余债务每月按条件约定偿还1亿元,但中宇目前经营状况较差,无力按约定偿还。

另一家占用中钢资金的企业纵横钢铁则在尽力缩减与中钢的业务往来。目前,中钢与纵横钢铁的关系已由“包供包销”转为一般合作关系。

纵横钢铁总经理孙翔对本报表示,自去年上半年开始,纵横钢铁已主动停止从中钢采购铁矿石和焦碳等原材料,目前仅剩钢材贸易业务,纵横也在尽最大努力缩减与中钢的业务额,“我们的目标是压缩到零”。

本报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获悉,在国内钢铁企业中,纵横钢铁目前经营较好。

出售资产减包袱

知情人士称,中钢还计划以出售资产的方式减轻包袱。

今年年初,中钢计划转让四川炭素有限公司70%股权。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11月30日,四川炭素实现营业收入1.44亿元,亏损2187万元;资产总计5.92亿元,负债总计4.76亿元。经评估后,公司净资产为1.22亿元,中钢的挂牌转让价为8680万元。

4月18日,中钢与日本昭和电工达成一致协议,后者从中钢手中收购四川炭素67%股权。

知情人士表示,中钢拟出售的资产,还有杭州湾大桥股权,出售的原因是“重要项目投资回报率低,不属于主业范畴”。

据本报了解,中钢目前拥有杭州湾大桥项目23.06%的股份,成为仅次于宁波交投的第二大股东。

杭州湾大桥是国家高速公路沈海高速(G15)跨越杭州湾的通道,全长36公里,本是一个民营和地方国资合建的实验性基建项目。投资之初,宁波当地民企十分看好项目的前景和投资收益,同时也想借势参与杭州湾周围土地开发,纷纷主动参与投资。初期民间资本约占大桥项目50%的股份,其中民营企业雅戈尔与宁波交投并列大桥项目的第一大股东,分别持有杭州湾大桥项目45%的股份。

后来,雅戈尔退出杭州湾大桥项目,宋城集团接手了17.3%的股权。不久后,宋城集团退出,中钢接盘。经过后来的增资,中钢拥有杭州湾大桥23.06%的股权。

作为基建项目,杭州湾大桥并不属于中钢的主业范畴。一位中钢前高层对本报表示,当初投资杭州湾大桥“是一个荒唐的决定,更多是出于商业利益之外的考虑”。

目前,中钢尚未正式挂牌转让杭州湾大桥股权,但无论是国资委,还是中钢现任管理层,均已有此考虑。

知情人士称,中钢目前专注于增强主业盈利能力,因此今后有可能继续出售资产,不过,中钢出售资产的机会并不多,很多项目由于成本过高、回报率低,鲜有企业问津。

12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