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债券

沙特反腐完美风暴

2019-01-11 14:01:10

沙特反腐"完美风暴"

沙特的大城市里常有一个大型的公共广场。执行死刑时,广场周围会围满豪车,穿着阿拉伯长袍的男人们围成一团,看着刽子手把犯人的脑袋砍下来——按照当地法律,死刑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使用砍头的方式执行。2016年,153名犯人被这种方式处死了。

自当今沙特王朝定鼎以来,上榜级别最高的死刑犯是一位王子。1975年6月18日下午4:30,在首都利雅得的公共广场上,沙特王室的费萨尔王子在数千人注视下被砍了头。

时间回到当年3月25日,在一场公开活动中,费萨尔王子朝着他的叔叔——沙特国王费萨尔头部开了两枪。国王送往医院后身亡。

这是沙特历史上最严重的一起谋杀案。费萨尔王子弑君的原因,后来据官方调查总结为一起“王子复仇记”。费萨尔的哥哥哈立德王子在1966年参加一起反对费萨尔国王的世俗化改革示威游行中被警察枪杀。

费萨尔国王的世俗化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是,准备在国内建立首个电视台。

这就是本文所要讲述的主要观点:任何在沙特进行世俗化改革,其进展将无比艰难。现在沙特王储萨勒曼所进行的改革也是如此。

80后何以接盘

按照沙特立国多年的惯例。萨勒曼本来当不上王储。

自从1932年伊本·沙特立国以来,老国王就给立储定下了“兄终弟及”的规矩。老国王任命自己的儿子沙特担任王储。老国王驾崩后小沙特当了国王,随后是他的弟弟,弟弟的弟弟……当国王,一直当到今天。

在世界历史上,“兄终弟及”与我国的“嫡长立储”都是继承人制度,君主制国家里这并不奇怪。伊本·沙特一辈子娶了22个妻子,生下百余王子和公主,有36个王子成年。在世的最年轻的二代王子穆克林是老国王于1945年70岁时种下的龙种。在目睹六个哥哥先后当上了国王后,穆克林终于迎来了希望。2015年他被新任国王萨勒曼立为王储。此时萨勒曼国王80岁,穆克林王储70岁。

随着二代的凋零,穆克林之后的沙特王位将毫不奇怪地传到第三代手里。萨勒曼国王立了第三代,1959年出生的纳耶夫王子为副王储,即王位的第二继承人。

萨勒曼国王是伊本·沙特的第八任妻子苏黛里所生。苏黛里为老国王生了八子四女,其中有两个儿子当了国王,两个当过王储,加上在要害部门任职的另外三个,总共号称“苏黛里七兄弟”。这使得苏黛里系的政治实力空前强大。萨勒曼当上国王后,先把不是自己派系的穆克林废掉,扶正旁系的纳耶夫。然后在今年6月再废纳耶夫,任命自己的儿子小萨勒曼为王储。这样,在两年的时间里,苏黛里系的王子们终于将权力全部集中在萨勒曼父子手上,完成了“兄终弟及”到“父子传位”的政治演变。

从第二任国王开始到第七任国王,沙特国王即位时的平均年龄高达65.5岁。在被这样一群老人统治了64年之后,沙特终于迎来了年仅32岁的王储萨勒曼。这个年龄本身已经非常值得关注了。

反腐风暴涉及8000亿?

当上王储当然不是万事大吉。到2015年,老国王伊本·沙特的孙子孙女超过千人,光是有王位继承权的王子就有78人。没有王位继承权的二代和三代王室家属一样有巨大的影响力。例如沙特首富瓦利德·本·塔拉尔,一人坐拥将近200亿美元财富。论亲属关系,他还是萨勒曼王储的堂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成了“首富”,在11月初的沙特“反腐”行动当中,瓦利德以及其余4个王子被捕了,另有一王子在拘捕时中弹身亡、一王子情况不明。这次行动总共拘押了超过500人,冻结了沙特银行账户里超过1700个账号,同时可能涉及处理高达8000亿美元的资产,如果《华尔街》的预测没错的话。

要对这个数字有个直接的理解,请看沙特在2015年的财政赤字:980亿美元。2016年沙特政府在勒紧裤带压缩财政支出和征税之后竟然还有790亿美元赤字。要知道2012年沙特的财政盈余还占GDP的12%,到了2015年和2016年盈余变成了赤字,而且占GDP的比例高达21.6%和19.4%。

造成沙特财政亏空的原因是国际油价的下跌,以及沙特王室在石油问题上的错误决策。2013年油价曾经冲上最高点,平均每桶108美元。到2014年油价大幅腰斩,平均每桶跌到58美元,2015年跌到每桶53美元,最低时只有26美元。石油行业贡献了全国80%以上的财政收入和90%以上的出口总额。

经过油价如此大规模的折腾,全国经济一下就受不了了。沙特政府的反应并不聪明,先是动员欧佩克的小兄弟们拼命生产,希望以更低的油价打垮美国的页岩油产业后迎来油价上涨周期。没想到美国的页岩油产业岿然不动。到2016年,沙特政策180度大逆转,又带领欧佩克和俄罗斯一起限产保油价。最近这两个月油价刚刚恢复到60美元。一句话:钱不好赚了。

刚性支出还是需要的。特朗普来访问时,沙特以购买美国军火的方式交了1000亿美元保护费。在也门,沙特与其他国家的联军跟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打了两年多,阵亡了一位王子,平均每月花费5亿~6亿美元军费。为了补贴财政亏空,沙特已经出售了它在欧洲一些控股公司的资产,并且开启了举世瞩目的沙特阿美石油公司IPO的进程。

这就是萨勒曼王储面临的局势。虽然远没有到四面楚歌的地步,但他和他的父亲还是需要面对宿敌伊朗咄咄逼人的攻势,面对各种林立的政治派别,国内超过30%的失业率。他们的对策远远说不上高明。为了渡过前两年的难关,老萨勒曼国王已下令削减福利,提高税收。当民怨沸腾时

沙特反腐完美风暴

,他们又诉诸民粹,开启反腐运动,既可以打击政敌巩固权力,也可以坐收额外资产,以收回民心。

王子的浪漫主义

不可否认,小萨勒曼是个带有浪漫主义色彩的青年。他主持下制定的《沙特2030年愿景》在2016年年中发布,宣布2030年沙特将实现从资源依赖型到多元经济的转型,届时沙特的对外出口中50%以上将是非能源产品。于上个月宣布要建设的“新未来城”成了《沙特2030年愿景》的最佳注脚:总投资5000亿美元,建立沙特新型制造业中心。只是这番概念炒作对于国人来说套路并不新鲜。在一片面积比以色列还大,平均每平方公里只有两三个人的沙漠里造个新城出来,而且还远离工业、金融和能源中心。这大饼画得真够漂亮。

举个例子。2005年萨勒曼王储的伯父、阿卜杜拉国王在即位时决心要在西海岸建一座“阿卜杜拉国王经济城”,想做成迪拜的翻版。这是个很现实的计划,地理位置很好,人口条件不错,物流方便,面积跟美国华盛顿特区差不多大,180平方公里。到2015年阿卜杜拉国王去世时,城区只建好了15%。

小萨勒曼毫无疑问懂得“世界潮流浩浩荡荡”的道理。他宣称要让沙特“恢复温和的宗教信仰”,在利雅得要建设“媒体城”,让青年们可以看电影(利雅得没有电影院),以及沙特妇女获得了开车的权利,全世界为之叫好。然而,在叫好之外,人们看不清他的原则是什么——是想进行社会改革,还是想赢得王室体制外的支持,或者,仅仅让自己获得赞扬后的醺醺然成就感。

这个国家可以一面带着海湾国家集体封锁卡塔尔,出兵也门,干预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局势,对抗伊朗的攻势,一面又在大谈投资、转型、反腐和妇女权益。逻辑链条是清晰的。沙特想要继续维持自己的大国地位,在经济上、地缘上和道义上的地位,所以要发起一场看似完美的改革风暴。

只是,削减水电补贴得罪了民众,“反腐”又动了利益集团的奶酪。这位王储本人(如果不论他年迈的父亲)所采取的种种做法,除了使人想到中世纪宫廷斗争的遗风之外,剩下的看起来也有些像纨绔子弟所特有的一丝轻佻——某一年,他在法国南部度假时突然看中了一艘游艇。几个小时后,他就跟游艇的主人、一位俄罗斯寡头以5亿美元完成了交易。

这种“轻佻”渗透在许多决策里:未经协调突然出兵也门,不计后果骑墙难下地封锁卡塔尔,以及浪漫地描绘“新未来城”。这一点有时候会让人想起多年前的伊朗国王巴列维,这位曾经的花花公子在即位后大力进行改革,推动伊朗社会的世俗化以及现代化。他还推行了“白色革命”,试图在全国进行土地改革。西方对他一片叫好声。突然间他的大厦就崩溃了。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推翻了他的政权,迫使他流放海外,至死无法归国。

历史的大势并不总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既然变化已经发生,有人为改革流了血,且让人们静待。这个国家或许会好起来,或许相反。2016年在利雅得公共广场,利剑的寒光再度闪起。图尔基王子因为斗殴杀人被砍了头。这充分说明,王子或许真的有一天是可以和庶民同命运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